游客:|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加载中...

宜宾零距离网络

版块导航

宜宾生活
酒都眺望曝光维权吃喝玩乐闲聊八卦住在宜宾家装日记装修讨论感情这事家有宝贝商家发布警民网事法苑之窗宜宾发布跳蚤市场V友圈招聘求职户外旅行孕妈之家手机摄影
办公室
事务板英联俱乐部休息室其他版块
查看: 1856|回复: 1

季羡林:我不是大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5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待阅|

[size=29.232px]季羡林有多厉害?

[size=29.232px]梵学、佛学、吐火罗文研究并举,

[size=29.232px]中国文学、比较文学、文艺理论研究齐飞。

[size=29.232px]他曾经被誉为“最后的大师”,

[size=29.232px]他的离世代表了大儒时代的终结。

[size=29.232px]但他自己并不愿意被“封神”,

[size=29.232px]他说:“桂冠一摘,还我一个自由自在身。

[size=29.232px]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

[size=29.232px]世人眼中的大师,

[size=29.232px]露出真面目到底是什么样的?

[size=29.232px]01

[size=29.232px]其实,我是个学渣

[size=29.232px]季羡林说:“我一生是靠运气

[size=29.232px]第一个运气,就是我生下来是男孩。”

[size=29.232px]在1911年8月2日,

[size=29.232px]他降临到山东省一个农民家庭,
打破了叔伯11人都没有儿子的急迫。

[size=29.232px]正因为如此,

[size=29.232px]贫寒的他才有机会投靠叔父,

[size=29.232px]去济南城里求学。

[size=29.232px]那时的季羡林可不是什么学霸,

[size=29.232px]从来没有考过第一名,

[size=29.232px]只是中上水平,

[size=29.232px]因为珠算打得不好,还挨过板子。

[size=29.232px]每次上课,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

[size=29.232px]他就在课本下偷偷藏一本小说,

[size=29.232px]最常看的就是《金瓶梅》。

[size=29.232px]等考试临头,他就慌了,

[size=29.232px]有一次数学只得了4分。

[size=29.232px]他摇头晃脑地念过一首打油诗:

[size=29.232px]“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迟迟正好眠,

[size=29.232px]秋有蚊虫冬有雪,收拾书包好过年。”

[size=29.232px][size=0.3]

[size=29.232px]02

[size=29.232px]其实,我是个“好色之徒”

[size=29.232px]念完高中的季羡林,

[size=29.232px]竟稀里糊涂的考上了清华大学。

[size=29.232px]别误会,他并不是突然爱上了学习,

[size=29.232px]他说:“考大学,不过为了抢个能够吃饭的铁饭碗。”

[size=29.232px]在清华大学,季羡林忙着干什么呢?

[size=29.232px]埋头做学问?

[size=29.232px]不不不,他忙着看女生的大腿。



“说实话,看女人打篮球,不是去看打篮球,是在看大腿。附中女同学大腿倍儿黑,只看半场而返。”

“因为女生宿舍开放,特别去看了一遍。一大半都不在屋里。”

“今天看了一部旧小说,《石点头》,短片的,描写并不怎么秽亵,但不知为什么,总容易引起我的性欲。我今生没有别的希望,我只希望,能多日几个女人。



[size=29.232px]除此之外,他还忙着骂人。



“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妈的,这些混蛋教授,不但不知道自己泄气,还整天考,不是你考,就是我考,考他娘的什么东西?

开始作论文,真是论无可论。

晚上又做了一晚上,作了一半。听别人说,毕业论文至少要座二十页。

说实话,我真写不了二十页,但又不能不勉为其难,只好硬着头皮干了。



[size=29.232px]这是季羡林在大学时写的《清华园日记》,看完,看人忍俊不禁。

[size=29.232px]2003年,这本日记出版时,编辑认为这些边角料太露骨,建议季羡林删减掉。

[size=29.232px]季羡林拒绝了。

[size=29.232px]“这些话是不是要删掉呢?我考虑了一下,决定不删,一句话也不删。

[size=29.232px]我七十年前不是圣人,今天不是圣人,将来也不会成为圣人。

[size=29.232px]我把自己活脱脱地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size=29.232px][size=0.3]

[size=29.232px]03

[size=29.232px]其实,我是个“负心人”

[size=29.232px]1935年,因为恩师陈寅恪的帮忙,

[size=29.232px]季羡林得到一个留学的机会。

[size=29.232px]他独自去了德国,留下年幼的儿女。

[size=29.232px]季羡林与妻子彭德华是包办婚姻,

[size=29.232px]由叔父做主。

[size=29.232px]他喜欢的其实是彭家的四姑娘,

[size=29.232px]可惜四姑娘的父亲看不上他这个穷小子,

[size=29.232px]只肯把大字不识一个的侄女嫁给他。

[size=29.232px]到了德国后,

[size=29.232px]季羡林竟然又有了一朵桃花。

[size=29.232px]当时他正在写毕业论文,

[size=29.232px]需要将论文打印出来再给教授看,

[size=29.232px]但季羡林没有打印机,也不会打字。

[size=29.232px]于是,他就向迈耶家的伊姆加德小姐求助。

[size=29.232px]有很长一段时间,

[size=29.232px]季羡林几乎天天晚上去迈耶家。

[size=29.232px]伊姆加德小姐打字时,季羡林就坐在旁边,

[size=29.232px]随时对文稿做出指点和解释。

[size=29.232px]渐渐地,两个年轻人彼此有了好感。

[size=29.232px]季羡林在日记里写着:



“吃过晚饭,七点半到Meyer家去,同Irmgard打字。

她劝我不要离开德国。

她今天晚上特别活泼可爱。我真有点舍不得离开她。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像我这样一个人,不配爱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子。



[size=29.232px]季羡林牢牢记得自己已婚的身份,

[size=29.232px]即使他和彭德华没什么感情,

[size=29.232px]这段婚姻也稳稳当当的维持了一生。

[size=29.232px]曾经有好事者远赴德国,

[size=29.232px]专程打听伊姆加德小姐的消息,

[size=29.232px]发现她终身未嫁,

[size=29.232px]身边依然摆放着那台帮季羡林打过论文的打字机。

[size=29.232px][size=0.3]

[size=29.232px]伊姆加德小姐

[size=29.232px][size=0.3]

[size=29.232px]季羡林在德国

[size=29.232px]04

[size=29.232px]其实,我是个爱钱男

[size=29.232px]1946年,留德十年的季羡林终于归国,

[size=29.232px]在北京大学任教。

[size=29.232px]有一年,北大校庆时,

[size=29.232px]主持人杨澜对季羡林做专访。

[size=29.232px]杨澜好奇地问:“你放弃了国外优越的工作条件,

[size=29.232px]回到中国,到底是什么驱使了你呢?”

[size=29.232px]季羡林直接说:“钱多。

[size=29.232px]当时一个副教授五十元,一个正教授八十元。

[size=29.232px]而一石米只要两元钱,薪水和物价实在很悬殊,

[size=29.232px]因此选择了回国。”

[size=29.232px]杨澜仍不死心:

[size=29.232px]“你看北京大学怎样才能成为世界一流的大学?

[size=29.232px]季羡林回答:

[size=29.232px]“北京大学本来就已经是世界一流大学。

[size=29.232px]但要做的更好,就要增加投资。”

[size=29.232px]杨澜试图转开话题:

[size=29.232px]“你认为要胜任北大校长需要一些什么条件?”

[size=29.232px]季羡林诚实地说:

[size=29.232px]“能找到投资!要说做学问,不是校长的任务,

[size=29.232px]主要是找到投资,把好钢用在刀刃上,

[size=29.232px]才是一个好校长了。”

[size=29.232px]季羡林的老家有个传统,

[size=29.232px]年节时如果去别人家里拜访,

[size=29.232px]总会拎一盒点心。

[size=29.232px]这点心是不会轻易打开吃的,

[size=29.232px]甲送给乙,乙送给丙,

[size=29.232px]转来转去,又能奇迹般回到甲手中。

[size=29.232px]季羡林特意写了一篇《送礼》,

[size=29.232px]他说:“这样还是麻烦,不如用木头刻成鸡鱼肉肘。

[size=29.232px]送礼的目的达到了,

[size=29.232px]礼物却不霉坏,岂不一举两得?”

[size=29.232px]季羡林在收藏上却很大方。

[size=29.232px]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

[size=29.232px]他宁可饿肚子也要买字画。

[size=29.232px]有一天,季羡林回家比较晚,

[size=29.232px]进房间后就发现书桌的抽屉被人撬了。

[size=29.232px]一些零钱和日用品不翼而飞,

[size=29.232px]而一堆“破”印章还在。

[size=29.232px]他哭笑不得地说:“幸好这个小偷不识货!”

[size=29.232px][size=0.3]

[size=29.232px]05

[size=29.232px]其实,我是个吃货

[size=29.232px]回国的当天,季羡林就在日记上写:

[size=29.232px]“现在一回国,只恨自己的胃太小,

[size=29.232px]好吃的东西真太多了!”

[size=29.232px]他最爱北京的涮羊肉。

[size=29.232px]有一次,他领到稿费后,

[size=29.232px]立刻迫不及待地去东来顺吃火锅,

[size=29.232px]还不忘在日记里督促自己省钱:

[size=29.232px]“决意十天不上馆子,只啃干烧饼。”

[size=29.232px]但仅仅隔了四天,

[size=29.232px]季羡林又请朋友去吃涮羊肉,

[size=29.232px]日记中写着:“六点我们到东安市场去,

[size=29.232px]我请他们吃涮羊肉,真可以说是天下绝美。”

[size=29.232px]曾经有人劝季羡林多养生,

[size=29.232px]他毫不客气地回答:

[size=29.232px]“让卡路里和维生素统统见鬼去吧。

[size=29.232px]凡是我觉得好吃的东西我就吃,不好吃的我就不吃,

[size=29.232px]心里没有负担,胃口自然就好,

[size=29.232px]吃进去的东西都能很好地消化。”

[size=29.232px]有一年中秋节,

[size=29.232px]季羡林特意去了趟北京莫斯科餐厅,

[size=29.232px]品尝它们最负盛名的啤酒和冰淇淋。

[size=29.232px]老友连忙叮嘱他:

[size=29.232px]你身体不好,不能再随便吃冰淇淋之类的东西。

[size=29.232px]季先生风趣地回答道:

[size=29.232px]“放心,我是属猪的,吃什么都没问题。”

[size=29.232px][size=0.3]

[size=29.232px]06

[size=29.232px]其实,我是个猫奴

[size=29.232px]季羡林最爱养猫,

[size=29.232px]一只猫叫虎子,一只叫咪咪。

[size=29.232px]两只猫都喜欢爬到他床上睡觉,

[size=29.232px]有时候他半夜醒来,

[size=29.232px]猫咪压在身上,他动也不敢动,

[size=29.232px]生怕惊醒了两只小猫的美梦。

[size=29.232px]季羡林的家人都不喜欢猫,

[size=29.232px]有时会拿鸡毛掸子、竹竿吓唬它们,

[size=29.232px]季羡林总是第一时间出声维护。

[size=29.232px]有一次,咪咪到处撒尿,

[size=29.232px]把他的稿纸尿湿了,他也不舍得动手打,

[size=29.232px]只是抖掉稿纸上的猫尿,想办法烘干。

[size=29.232px]后来,咪咪不见了,

[size=29.232px]他拿着手电筒到处寻找,

[size=29.232px]把清华大学里里外外翻了一个遍。

[size=29.232px]2007年9月,季羡林结束在医院养病的日子,

[size=29.232px]回到自己的寓所。这时他已经离家三年多,

[size=29.232px]家养的那只波斯猫却一眼认出季羡林,

[size=29.232px]纵身一跳,扑到他怀中。

[size=29.232px]他感动得热泪盈眶,对身旁的朋友说:

[size=29.232px]“谁说猫猫是白眼不认人,应该平反啊。”

[size=29.232px][size=0.3]

[size=29.232px][size=0.3]

[size=29.232px]07

[size=29.232px]其实,我是个“保安”

[size=29.232px]在北大,大家都叫戏称季羡林“保安”。

[size=29.232px]这是怎么回事呢?

[size=29.232px]上世纪70年代,有个来北大报到的新生,

[size=29.232px]激动地扛着大包小包到处参观。

[size=29.232px]手忙脚乱时,刚好有一个老头经过,

[size=29.232px]他提个塑料兜,神态悠闲地走着。

[size=29.232px]新生以为是保安,便把行李交给他看管,

[size=29.232px]老头欣然答应了。

[size=29.232px]等这个新生到处逛了一圈,

[size=29.232px]已经是正午了,他这才想起来:

[size=29.232px]自己的行李还在老头那里。

[size=29.232px]他差点吓晕,一路狂奔过去,

[size=29.232px]老头竟然还在原地,顶着炎炎的太阳,

[size=29.232px]神态从容地在看一本书。

[size=29.232px]第二天开学典礼,

[size=29.232px]新生又差点吓晕了:

[size=29.232px]那个给他看行李的老头竟然坐在主席台上。

[size=29.232px]他一打听才知道,

[size=29.232px]老头竟是北大鼎鼎有名的副校长季羡林。

[size=29.232px]其实,季羡林对学生好是出了名的,

[size=29.232px]他从来不摆架子。

[size=29.232px]有一天,学生向他借一本语言学方面的书籍,

[size=29.232px]季羡林一下子犯了难:

[size=29.232px]这本书是极其珍贵的孤本古籍,

[size=29.232px]要是翻阅的时候有什么污损,

[size=29.232px]那将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size=29.232px]但他又不忍心拒绝自己的学生,便说:

[size=29.232px]“你过一个礼拜后再过来取,行吗?”

[size=29.232px]学生欢欢喜喜地走了。
一个礼拜后,学生如约来到季羡林的办公室。

[size=29.232px]季羡林递给他一叠厚达几百页的信纸,装订得整整齐齐。

[size=29.232px]他歉疚的说:“很对不起!我没能将原本借给你。

[size=29.232px]因为太珍贵了,我打算以后将它捐给国家。

[size=29.232px]现在这本书我概不外借,

[size=29.232px]今天给你的是我的手抄本,尽管看起来有些麻烦,

[size=29.232px]但基本上一字不错、一字不落,是可以用的……”

[size=29.232px]十几万字的书籍,

[size=29.232px]他竟然用蝇头小字完完整整地抄录了一遍!

[size=29.232px]学生既羞惭又钦佩,连连给季羡林鞠了好几个躬。

[size=29.232px][size=0.3]

[size=29.232px]08

[size=29.232px]其实,我是个追星族

[size=29.232px]95岁以后,

[size=29.232px]季羡林的身体每况愈下,常常住院。

[size=29.232px]面对前去探望的记者,

[size=29.232px]他笑着说:“我的身体还可以,

[size=29.232px]唯一的变化就是头发没有了,真是无法无天。”

[size=29.232px]女神林青霞曾经慕名去医院探望季羡林,

[size=29.232px]朋友问季羡林,你知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size=29.232px]季羡林瞪了那位朋友一眼:

[size=29.232px]你们真把我当老人家呀?

[size=29.232px]他不无幽默地说:“全世界都知道。”

[size=29.232px]大家被逗得哈哈大笑。

[size=29.232px][size=0.3]

[size=29.232px]林青霞与季羡林

[size=29.232px]09

[size=29.232px]其实,我是个老书虫

[size=29.232px]季羡林说:“我的学术研究冲刺点是在80岁以后。”

[size=29.232px]这话不假,在本该安逸的晚年,

[size=29.232px]他写了一部四十万字的《糖史》。

[size=29.232px]此时的季羡林已经退休,患有白内障,

[size=29.232px]完全可以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size=29.232px]但他爱阅读、爱研究、爱做学术。

[size=29.232px]每天天一亮,季羡林就穿着他蓝色的卡其布中山装,

[size=29.232px]往北大图书馆跑。

[size=29.232px]一坐就是一天,从卷帙浩繁的书籍中,

[size=29.232px]一句一句地寻找和糖有关的史料。

[size=29.232px]“我拼搏了将近两年,我没做过详细统计,

[size=29.232px]不知道自己究竟翻了多少书,

[size=29.232px]但估计恐怕要有几十万页。”

[size=29.232px]全世界整理的糖史只有两部,

[size=29.232px]一部是德文的,一部是英文的。

[size=29.232px]但真正从文化交流的角度上来写的《糖史》,

[size=29.232px]季羡林是“始作俑者”,前无古人。

[size=29.232px][size=0.3]

[size=29.232px]10

[size=29.232px]其实,我就是我

[size=29.232px]季羡林88岁时,北大为他庆祝米寿,

[size=29.232px]宴会上来宾云集,

[size=29.232px]各种祝词和赞扬都纷纷涌向极限领。

[size=29.232px]轮到寿星致辞时,

[size=29.232px]季羡林说:“我刚才坐在这里,很不自在。

[size=29.232px]我的耳朵在发烧,脸发红,心在跳。

[size=29.232px]我听见大家说的话,你们不是在说我,

[size=29.232px]你们说的是另外一个人。”

[size=29.232px]在外人看来,他满身都是光环。

[size=29.232px]“学界泰斗”、“国学大师”、“最后的民国学人”……

[size=29.232px]但他从来不在乎这些名利,曾经“三辞桂冠”:

[size=29.232px]一辞“国学大师”:

[size=29.232px]“环顾左右,朋友中国学基础胜于自己者,大有人在。

[size=29.232px]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竟独占“国学大师”的尊号,

[size=29.232px]岂不折煞老身?”

[size=29.232px]二辞“学界泰斗”:

[size=29.232px]“这样的人,涛涛天下皆是也。

[size=29.232px]但是,现在却偏偏把我“打”成泰斗。

[size=29.232px]我这个的泰斗又从哪讲起呢?”

[size=29.232px]三辞“国宝”:

[size=29.232px]“是不是因为中国只有一个季羡林,所以他就成为“宝”。

[size=29.232px]但是,中国的赵一钱二孙三李四等等,也都只有一个,

[size=29.232px]难道中国能有13亿“国宝”吗?”

[size=29.232px]2009年,98岁的季老离开了人世。

[size=29.232px]他始终把自己当普通人,

[size=29.232px]一身蓝色卡其布中山装,一只最简单的敞口手提包,

[size=29.232px]一穿就是50年。

[size=29.232px]他始终质朴和蔼,还能卖卖萌,

[size=29.232px]活得自在而舒心。

[size=29.232px]成人才喜欢花花世界里的名利,

[size=29.232px]孩子从不追求看起来高大上的虚荣,

[size=29.232px]只顺从内心,真实而快乐,

[size=29.232px]季老也是如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5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巡检吴明刚 已阅/19-03-15 19: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