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加载中...

宜宾零距离网络

版块导航

宜宾生活
酒都眺望曝光维权吃喝玩乐闲聊八卦住在宜宾家装日记装修讨论感情这事家有宝贝商家发布警民网事法苑之窗宜宾发布跳蚤市场V友圈招聘求职户外旅行孕妈之家手机摄影
办公室
事务板英联俱乐部休息室其他版块
查看: 5807|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民国时期沐爱场“喊黄街”事件始末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5-17 17:5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民国时期沐爱场“喊黄街”事件始末
               
                    春 竹


   以前,我把“背红钱喊街——喊黄街”简单叙述后,发布在网上。至今,百度里也只能够检索到那简短的叙述词条。其实,看民清及以前的电视剧。有“击鼓、拦桥喊冤”等,但就没有看见有“喊黄街”的伸冤记述。“喊黄街”,是方俗,相当于今天我们沐爱方俗:“吼黄”。今天我们就来为大家介绍:川南宜宾高县沐爱场,在民国时期,发生的真实事件—— “喊黄街——背红钱喊街”。为了不指名道姓,请允许我省略事件中的真人姓名。
   定川君,生于1876年。幼读家族私塾,稍长父叫其经营生产,梨田耙地。后乡民推举为甲长。那时期,十户为一牌,十牌为一甲。定川君自聘“汝生”弟为秘书(帮忙记载账目)。
   一年,生产歉收。县衙乡保里照收赋税款。定川君本也是农民,民以食为天,知道庄稼歉收,老百姓交不上苛捐杂税。有卖儿卖女的,就是旧社会苛捐杂税所逼。定川君本分厚道,未催收交不起的。能收的收了,交与乡保长。乡保长曰:熟人熟识的,暂不打收据,待收齐再打。定川君信了乡保长的话,没有要求打收据。事情就出在这里。乡保长将收到的赋税款,包括其他甲里交来的,私自吞了(贪污了)。然后向上谎报:“每个甲里都被甲长收来抄腰包私哽了(方言 贪污了)”。
   乡保长还是怕纸包不住火。随后召集各甲长,说最近自己手头紧,各甲交的赋税款,先借来缓解一下。上面(县衙)若有人来问,就说正在收缴中。乡保长欺上瞒下,县衙是不管庄稼歉收不歉收,照样要收齐所派的赋税款的。乡保长把款子吃了,无法交差,就赖给甲长。
   其中,定川君甲长受害最深。因为他这个甲里的税赋款,能够收的已经收交了,不能够收的,都无法收了。当然其中也有七拉八扯赖账不交的。交了的还被乡保长私自吞食了(贪污)。
   县衙追责下来,当然是定川君首当其冲。不仅要罚款,还要受刑罚。定川君实在冤屈无处申,苦思冥想,别无它法,叫助手用黄纸写上事情由来,所受冤屈,另外将黄纸打成阴钱背在背上,趁沐爱赶场,就上街沿沐爱街上边走边喊冤屈。还大声的申诉:“腊七腊八,别人龙鞋撒袜,我某某还要梨田抄靶。交了税赋金,某某无良心。”通过这一特殊的“喊黄街”形式。目的是假如遇到高县县官来沐爱观音寺(今筠二中教师住宿区),临时办公,或许能够来了解。同时,也将那乡保长事情进行公开。但定川君喊黄街,没有遇到县官。倒是遇到了沐爱场有声望的人,出来喊“言语”。才叫定川君只赔款,不受刑法。刑法是要判刑坐牢的。定川君虽然免去了坐牢,但款是要赔的。当时砍了撕栗湾(小地名)一湾的撕栗子,几十根胸围7.8卡大的撕栗子卖了赔款。据说,还有名贵桢楠。当然也帮那些交不起的老百姓交了税款。
   后定川君又叫帮手(自聘的秘书)写“白头帖子”,路头路老张贴。白头帖子上诉其苦:“一辈子种庄稼吃饭,没有吃喝过人。才干几天(大家推举当甲长)就说我吃喝人,真是冤屈。”

   沐爱河东一70多岁的长辈,他听其父亲讲过这件事情。沐爱河东也有土生土长80岁以上的人,都能够讲得清楚沐爱场发生的“喊黄街”事情大概经过。特别是“喊黄街”写的内容有:“腊七腊八,别人龙鞋撒袜,我某某还要梨田抄靶。交了税赋金,某某无良心。”的口号。部分人至今还记得很清楚。
   当然,旧社会,敢出乡保长“丑”的人,一是本身乡保长欺压百姓太无人道,失道寡助。另外也是定川君实在是走投无路所逼!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1 顶 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